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收藏 > 藏家 > 正文

裴德文:从文物中嗅出历史味道

来源: 东北新闻网  2015-10-22 15:11

2

伪满皇宫博物院是长春市的文化地标之一,这一点老百姓都知道,但工作于此的书法研究员平时都干些啥却鲜为人知。近日,记者来到 古朴宁静的伪满皇宫博 物院,在办公楼里遇见了书法研究员、书画鉴定师裴德文,他告诉记者,自己刚刚又“忍不住去库房里看了一圈”。博物院的库房应该有许多奇珍异宝吧?看记者如 此好奇,裴德文破例带“外人”进了回“宝库”。

小酒盅底款难煞人

别看裴德文手中的日式小酒盅看着不起眼儿,其实它对 研究伪满时期的历史文化却大有帮助。在博物院近期的一次文物整理中,这个小酒盅的底款两个字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模糊不清,可是文物终归要定名,如何为其 确定名称,底款写的什么至关重要。很多人将这两个字猜测为“美兰”,但到了裴德文这一关,“美兰”不但在日语中说不通,日本也没有“美兰”这种植物,更不 要说对照酒盅上的花式了。从小习书,又在日后跟随中国著名学者、古文字学家林沄先生,及丛文俊、任宗厚、金中浩等著名书法家学习传统文化,使得裴德文对书 法研究有着特有的执著与“眼力”。经过仔细比对、反复查找,裴德文用了整整一下午时间验证了自己的判断——这二字正是位列日本“秋七草”之一的植物泽兰。 “网络上泽兰这一花卉的图片与酒盅上也一致,研究终于尘埃落定。”说这话时,裴德文显得一脸轻松,一道又一道时间留下的“难题”,正是由像他一样的研究员 在一一破解。

还漫漶以真相

一本古书、一幅书画、一件古器物、一块木头……随着时间的推移、碰撞、侵蚀、氧化,会呈现 出另一番颇具历史味道的面貌。在寻常人看来,这恰恰是文物的价值所在,而研究员的责任,却是还漫漶以真相。裴德文说:“古书中许多字是残缺不全的,比如一 个字的提手旁只看得出一个短横,书法研究员也要根据上下文拆解、串联,琢磨出这个字究竟是什么,从而获知整篇文字的意思。”

从2013 年作为特殊人才引进到伪满皇宫博物院至今两年时间来,裴德文在业界的名气日益响亮,以至于各地闻声而来的藏友们像是找到了“救兵”。裴德文说,几天前有一 位外地朋友遇到件闹心事,“这位朋友不慎将对方的紫砂壶打碎了,对方向他索赔10万元经济赔偿。这位朋友就把紫砂壶碎片拍照给我看,当然也包括底款,想知 道这壶到底值多少钱。”经过辨认,裴德文告知朋友,这把壶的制作者仅有点小名气,其制作的壶市价应在几千元,专业的鉴定为未曾谋面的朋友最大程度地减轻了 损失。

钻研拒绝哗众取宠

对于48岁的裴德文来说,多年刻苦练就的悬肘写小楷的技艺,是他作为书法家引以为豪的成就。 一般人习书时都是从枕腕练起,他也不例外,渐渐地,他开始渴望更自由地挥洒笔触,于是挑战了手臂悬空书写小楷的极限。“悬肘执笔一般都是用来写大字的,极 少有人能这样写小楷,这需要坚强的毅力。”裴德文说,他习练悬肘写小楷的技艺,不是为了哗众取宠,也并非炫技,而是为了更多的书写可能性做出探索。

正 如对待书法艺术的执著,裴德文这两年不知不觉养成了一个习惯——走到哪“猜”到哪,不管是酒店、茶馆里的字画,还是正坐在他对面采访的记者,他都要将字猜 透。“我们不可能要求每个人的字都是规范的书法字体,但知道了他的书写习惯,就能猜出他的某个不规范的字。书法研究员并不是在书法领域有造诣的人就能做得 来的,它需要我们善于找到字的规律和痕迹。”在裴德文的办公室里,文房四宝和轻音乐都是必不可少的“伴侣”,每天少则四五个小时、多则十五六个小时的习 练,多看、多学、多听、多练,使他掌握了通晓、解析古今文字的能力,也使伴随他人生路的书法艺术充满了快意的味道。

裴德文每天的工作就是与他热爱的书法打交道。 毕馨月 摄

[责任编辑:邹文娟]

网友评论:

已有0条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